转佛好累

他们是你的父母

下午放学,你往家走。一想到要见到父母那张熟悉的脸,心情莫名不爽。
走到家门口,“我回来了。”淡淡的一句。
“回来了?”不是老爸的声音,也不是老妈的。
你因为好奇而转过头去看是谁,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白发身影。
“!……”你惊讶了一下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“啊,回来了。”你继而又看见了拥有着一头张扬的红发的高大男人。
“!酒酒酒酒酒……”你惊讶地连话都说不清楚了。
“啧,酒什么酒,快过来吃饭。”
“……”
饭桌上一片沉默。
是茨木先开的话,“听说你考试了?今天发成绩了。”
“……哈……哈哈……对啊……”你忽然想起了什么,抓起书包就往屋里带。
“等等,别走。”酒吞伸手抓住了你的衣领,你看见了他阴沉的脸上的迷之微笑,“给我看看。”
你好不容易挣脱了他,书包却留在了餐厅。
“考得还可以啊……”
“又不是第一。”
“可你上学的时候一直没有第一过啊。”
“噗。”你忍住了笑,把头埋在了被子里。
你没看见某人头上的十字。

学校里的生活还是照旧的,同学……朋友……老师……教室……甚至桌洞里的书也没变。你开始怀疑昨天是不是一场梦。
下午回家,你掐了掐自己,嗯,很痛,不是梦。那……那之前……之前的父母是什么?
当你鼓起勇气去问茨木,他很疑惑,“我们收养的你啊,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他摸了摸你的额头,很温柔。
这正是你曾经梦寐以求的。
这以后,你和酒吞吵架,你总会躲到茨木背后,对他做鬼脸,而茨木会摸摸你的头并劝说酒吞。

家长会
你表现不错,可是现在却有点惧怕。
“诶?家长会?我没空耶。你去问问酒吞吧。”
你头上开始冒冷汗。
“家长会啊……”你在心里暗暗祈祷他没空。可他好像看透了你的心思似的,“很巧哦,我有空。”然后不带任何表情地看着你。
“……”你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了,总感觉自己要完了呢。
那天,酒吞真的来了,你在学校里。朋友指着他问:“那是谁啊?”
“我老爸。”你如实回答。
“你妈妈享福了哦。”
不,不是的,我没有妈妈,我只有爸和爹。

老师没说你的坏话,一切顺利进行着。家长会开完,酒吞也没说什么,只有沉默,沉默,还有沉默。
酒吞沉默会发生不好的事吧……你一边想,一边走。
出乎意料的,他摸了你的头。
你有点惊讶,还有点小兴奋。记忆里,他可没有这么做过。
然后,你看见酒吞笑了。如果有手机,你就拍下来了。
然后你们一起回家了。

之后,你渐渐习惯了他们。什么都知道。
可是有一点有点不明白。
每周都会有一天,他们的房间的门会关上并锁上。你试着仔细去听他们在干什么,可是隔音太好,你什么都听不到,最后还是会带着疑惑离开。
然后第二天早上,你会看到茨木脖子上和锁骨上的创可贴。
“爸爸你去打架了?”
“没有啊。”
“那脖子和锁骨……”
“是我弄得。”酒吞插过来话。
“诶?!!!!!”

评论(1)
热度(117)

© 超气人的鸽手 | Powered by LOFTER